福建日报(2017-08-25):全面小康,一个都不能少——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的探索与实践·扶贫篇


 来源: 福建农林大学(新版)  发布时间: 2017-08-27  作者: 吴美章 郑璜 黄琳斌  创建部门: 福建农林大学(新版)  
 

段落节选自8月25日《福建日报》1-3版《全面小康,一个都不能少——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的探索与实践·扶贫篇》。

三、闽宁携手,同奔小康——持之以恒的守望相助

 “闽宁对口扶贫协作是一项政治任务,我们要坚决完成。对联席会议议定的事情要尽快落实,所承诺的事情要抓紧兑现。”    

——习近平1997年3月在宁夏固原考察时指出   

1996年9月,党中央、国务院做出了东部比较发达的13个省市结对帮扶西部10个省区的战略部署,确定福建对口帮扶宁夏。从此,因为一个共同目标,相距2000多公里的福建与宁夏,谱写了一段跨越20年的“帮扶接力”,闯出了一条山海牵手、东西部合作的新路,提供了脱贫攻坚“扶真贫真脱贫”的样本。    

2016年7月,闽宁合作20周年之际,当年的福建对口帮扶宁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又一次来到宁夏。当年“苦瘠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区,如今加快发展,生机盎然。美丽的宁夏大地,正在小康路上奋力前行。    

跨越二十载,闽宁一家亲    

习近平总书记在银川主持召开的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上指出:“这在世界上只有我们党和国家能够做到,充分彰显了我们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必须长期坚持下去。”

时任省扶贫办主任林月婵回忆——    

1996年9月,我到北京领回福建对口帮扶宁夏的任务。    

同年10月,福建成立对口帮扶宁夏领导小组,时任省委副书记习近平担任组长。他明确表示:“闽宁对口扶贫协作是一项政治任务,要坚决完成。”    

同年11月,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第一次联席会议召开,签署了对口帮扶协议书。    

有一天,习副书记把我叫去,他说协议也签订了,宁夏究竟是个什么样呢?你带几个人去看看。    

1997年3月,我带队到宁夏南部的西海固地区走了7天,印象最深的就是那里的老百姓真苦。农民冒着细雨排队一整夜,只为将土豆卖给县里唯一的企业;孩子上课的教室没有门,玻璃窗是破的,有的地方没教室,老师用树枝在地面上写字来教学;水是咸的,一点水要从很远的地方挑来,没水洗澡……    

我把西海固的困难情况拍成短片带回来向习副书记汇报,他专门邀请其他省领导一起观看,商量对口帮扶的措施,由此可见他对闽宁协作的关切之深、思虑之周。    

一个月后,习近平到宁夏参加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第二次联席会议,还去西海固考察了6天。他说穷地方他见过也住过,但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好多年了,仍有那么穷、那么苦的地方,内心受到很大的冲击。    

确定了要扶,还得想好怎么扶。那次联席会决定,把有限的资金集中投入到建学校、坡改梯、移民吊庄、菌草扶贫等项目中,这些都是西海固群众最迫切希望解决的民生问题,也是我们在福建扶贫实践中总结出来行之有效的做法,把钱用在刀刃上。    

在调研西吉移民搬迁的吊庄玉泉营时,习近平提出了建设闽宁村的设想。“吊庄”是宁夏的词,意思是把这个村从那儿吊到这儿,福建叫移民。要从西海固移民到银川,投资很大,他建议搞一个试点,打造成具有样板意义的闽宁协作示范村,让移民迁得出、稳得住、致得富。    

1997年7月15日,闽宁村就在银川城外永宁县的一片戈壁滩上破土动工。奠基当天,习近平还专门发去了贺信。去年习总书记专门考察的闽宁镇,就是升格的闽宁村,已经从当年只有8000多人的贫困移民村发展成为拥有6万多人口的“江南小镇”,当年的干沙滩已经变成金沙滩,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20倍。    

20年前的宁夏之行,习近平还特地邀请了多位福建企业家同行,希望企业家到那里找市场、搞开发,结成联合体,共同发展。    

现在,在宁夏的闽商有4万多人,企业总资产已达800多亿元,年营业额约200亿元,上缴税收约1亿元,安置当地劳动力就业3万多人。    

小草藏大爱,塞上建新功    

从第一次闽宁对口扶贫协作联席会议开始,福建省每年都抽调优秀干部和科技、教育、医疗工作者到宁夏参加扶贫开发工作。众多援宁干部在这里挥洒汗水、贡献智慧,投入这片土地的改天换地进程中,菌草产业在宁夏全面开花就是其中成果之一。    

菌草技术发明人、援宁科技工作者、福建农林大学教授林占熺回忆——    

在1997年4月召开的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第二次联席会议上,我的菌草技术被列入闽宁对口扶贫协作项目,时任省委副书记习近平亲自在联席会议纪要文本上签字。    

一接到任务,我立马带上团队和六箱草种直奔宁夏西海固地区的彭阳县。    

几天调研下来,我们发现这里的环境气候、水热条件和福建大不相同,“以草代木”栽培食用菌只能从头开始。    

降水少、冬天寒冷,我们就把菇棚建在废弃的土窑里。担心昼夜温差大影响生产,我们就住在菇棚里,经常半夜起来,打着手电筒查看菇情。   

 一个个难题被攻克,半年后,第一批蘑菇出棚,27户示范户种菇收入户均超过2000元。当地不少人,一年到头种地收入还不到300元。第二年加入的菇农就翻了一番还多。    

我们还在荒漠地上试种菌草,为解决当地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水土流失问题积累了经验。    

1998年10月,福建农业大学(现为福建农林大学)向省里提交一份《关于赴宁夏开展小流域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情况汇报》,建议发挥学校科技优势,先期利用包括菌草技术在内的多项技术,在宁夏实施小流域生态环境综合治理。习近平专门作出批示,明确提出“菌草是我省之优势”,要求要“扬长避短”“要做自己‘拿手’的”。    

习近平对这小小的菌草如此关注、如此了解,出乎我的意料。我决心要让菌草不仅成为宁夏百姓的“幸福草”“摇钱树”,还有效改善当地脆弱的生态环境。    

经过反复试验,我们基本解决了菌草越冬问题,还做到只要有一定含量地下水的土地,就能成功种植菌草。   

 菌草扶贫技术在宁夏全面开花。高峰时,全区发展菇农1.7万户,兴建菇棚1.7万个,种植菌草60多万亩,创产值近亿元,带动菇农户年均增收5000元。    

为表彰我在宁夏等地的科技扶贫工作和技术援外成绩,省政府授予我一等功奖,这是福建省第一次对科技人员所做出的贡献记一等功。2000年7月5日,时任省长习近平出席了专门给我一个人授奖的颁奖会。    他在颁奖会上指出,菌草这个优势在全国相当突出,要继续让它在扶贫致富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他还希望我在新的起

点上做出更好的成绩。    

牢记嘱托。此后,我带领团队在贺兰山周围多处生态脆弱区或荒漠地成片种植菌草均获得成功,为黄河流域荒漠化和水土流失治理提供了一种有效的新模式。    

如今,我们已选育出从黄河源头到入海口均可种植的菌草品种,在包括宁夏在内的黄河上、中、下游不同类型生态脆弱地区建立菌草生态治理技术示范基地和产业发展基地。我相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梦想,终会成真。    

古语云:“治国有常,而利民为本。”    

在福建工作的17年半时间,无论在什么岗位,“摆脱贫困”“让全体人民过上好日子”是习近平锲而不舍、孜孜不倦的选择和追求。    

习近平总书记这份“以百姓之心为心”的情怀,让八闽儿女感念至今。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如今,在打响脱贫攻坚的硬仗中,在建设新福建的征程中,福建干部群众正传承、弘扬这份情怀,滴水穿石,久久为功,致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各级党委和政府立下军令状,只争朝夕,打赢脱贫攻坚战,为的就是“全面建成小康,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


闽ICP备10012082号 版权所有 © 福建农林大学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上下店路15号 邮编:350002